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生活

父子同患病癌症父亲为儿治病放弃治疗不幸离世图

2018-09-25 21:28:29

父子同患病 癌症父亲为儿治病放弃治疗不幸离世(图)

■16岁的炜钊已经历常人难以想象的一切坎坷,丧父、患上绝症……他知道家里的困难,几次提出回家。

为把钱留给仅16岁的长子治病,癌症父亲自愿放弃治疗离世,留下未亡人心如刀绞——

■本版统筹:新快报 潘芝珍

■本版文图:新快报 潘芝珍 陈晓颖

温暖619号

●温暖诉求

白血病患者对环境清洁度的要求很高,多数时间只能待在病房里,所以除了木然地盯着电视屏幕,与比自己小十多岁的宝宝一起看卡通片外,16岁的谭炜钊无事可做。他是南方医院儿科病房里的患者,已入院20多天。妈妈陪护在身边,炜钊却极少与她交流,对于刚刚失去丈夫、又要面对长子生死的母亲,炜钊不敢轻易触碰,他怕不经意间说出的某一句话,便会戳破妈妈坚强的外表,让她涕泗横流。

父子同患绝症,“花完了所有的钱”

谭炜钊是广东惠州龙门县人,今年16岁,在患白血病之前,曾是龙门某中学学生。

2011年9月,才开学不久的炜钊因关节疼痛病因难查,辗转惠州、广州两地,在南方医院确诊高危白血病。医生建议移植,前提是完成术前六期化疗。这样的方案对谭家来说,是遥不可及的任务。

炜钊的爸爸是当地农民,与茹蔼娟结婚后来到县城,靠修摩托车养家糊口。由于常年弯腰趴背,谭爸爸落下腰腿疼痛的毛病,不得已转行,从银行贷款改做饲料批发的生意。

茹蔼娟没有外出打工,帮丈夫打理档口之余,她还担负着照顾老人和孩子的重任,一家三代六口人,全靠一间档口的收入维持生活,经济并不富裕。2009年,操劳过度的谭爸爸罹患鼻咽癌,无法继续工作,花钱治病几乎耗尽全家积蓄。

在这样的情况下,茹蔼娟还是想法设法借来几万元钱,为炜钊做完一期化疗,“在医院住了33天,花完了所有的钱,只能出院。”

一度好转放弃考大学,“等不起”

原以为炜钊熬不过三个月,但他竟奇迹般挺过两年多。

“每天都提心吊胆,晚上睡下,担心第二天见不到他。”茹蔼娟说,大概是中草药见了效,儿子一天天好起来,病中的丈夫也喜笑颜开,以为命运垂怜灾难之家,冥冥中指引儿子逃出生天。

身体好转后,炜钊得以继续学业,但他的想法有了改变。“以前很想读大学,生病后考虑清楚了,决定提前考中专技校,给了炜钊极大的震动,看着未老先衰的父母,他觉得不能再等,“等不起,谁知道身体是不是真的好了呢?”他说,趁着还有活力早日出来工作,就能挺起双肩,像个真正的男人那样分担父母的重担。

诡谲的命运却在此时露出狰狞面容。2014年3月,谭爸爸病情恶化,住进医院。十多天后,炜钊白血病复发。

“我在医院照顾丈夫,儿子留在家,还要照顾妹妹。”茹蔼娟流泪,“都是我不好,让他太操劳。”得知儿子病情后,谭爸爸坚持放弃治疗,“他嘱咐我,把钱省下来,一定要救儿子……”4月1日,谭爸爸在昏迷中离世。

几次提出出院回家,“不治了”

4月4日,忍痛安葬丈夫后,茹蔼娟带着炜钊重返广州南方医院。

“照老家的规矩,一定要过了他爸爸的头七才能出门。但儿子的命重要

父子同患病癌症父亲为儿治病放弃治疗不幸离世图

,我什么也管不了了。”茹蔼娟相信亡者在天有灵,一定能理解她的苦心。

走时没来得及与12岁的妹妹告别,炜钊心有遗憾,“不知回不回得去,很怕见不到妹妹。”他喃喃地说。

医院的治疗方案未变,仍是先完成6期化疗以稳定病情,然后做骨髓移植重建造血系统。但与两年多前相比,茹蔼娟面临的经济压力更大。“只凑了一万多元来住院,现在已经欠费了,一点钱都借不来。”她并不抱怨亲友们“见死不救”,“我们没有能力偿还了,谁愿意把身家性命赔进来?”

炜钊知道妈妈的难处,几次提出出院回家,“不治了,回去吃中药吧,也许还能熬过去。”茹蔼娟不敢冒险,她听病友讲过,血癌复发之后弃疗,九死一生。“救不回儿子,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?”她哭着说,不到一步,儿子不能出病房。

1 2 下一页

1 2 下一页




1200℃可倾斜旋转管式炉
金相试样切割机厂
粉体材料生产炉厂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